欲晚

这里是小凌,也是欲晚

CP:霖玖

她是小凌的可爱的小女孩✨

发誓不写完青山客不退圈

可约字 钢笔玻璃笔秀丽笔熟人免费(也不会有不熟的人找我🙄)

【依依你我·湛澄】先生

非典型性抗战民国pa 背景西南联大

我流历史 多处有大段参考汪曾祺先生的文章

数学家湛x飞行员澄 HE

放个小福利 :热度到100 我就写文中提到的江澄写给蓝湛的那封信(到不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bushi)

推荐阅读BGM:苏打绿《我好想你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下正文








还吻你万千








又下雨了。


雨声淅淅沥沥的,打在教室的铁皮屋顶上,显得有些许枯燥。


江澄的视线还是凝固在斑驳的黑板上,忽然感到一阵郁郁的风带来一点微弱的昆明的初春的气息。


江澄喜欢雨,又不喜欢雨。


从前他和魏婴在湖北的荆楚山水打打闹闹,泛舟碧波潭上总爱有一场酣畅淋漓好肆意妄为,也有个理由毫无形象回家时不被虞夫人骂得狗血喷头,阿姐的一碗招牌莲藕排骨汤总冒着雨天的热气和湿气。


他也不喜欢雨。父母都走于一场大雨,那天的江家宅子鸡飞狗跳,大雨稀里哗啦的。枪声伴着雷声响起,雨滴随着血滴坠落。江澄和魏婴跟着父亲的手下一路飞奔,天边的亮光映照出他俩脸上的血痕,没人分得清是眼泪还是什么别的东西。


母亲的声音在后面喊得很响:魏婴,你记住了吗,你要护着他,你死也要护着江澄。


他们的手攥着,没有人再回头。


听说魏婴的父母也是这样离开的,所以他俩才能陪着对方走过平和的童年,颠沛的青春。


魏婴大他三岁。江枫眠走的那年,魏婴正巧考上了黄埔军校,他们两个一路南下去了南京。江澄去了南开中学,度过了那段夜里给人抄书卖报纸学着做针线活赚钱的日子,居然转眼间就熬过来了那三年。阿姐那时在国外读书,谈了个富家男朋友叫金子轩,一直过的也如意,只是信里总沾着泪。


魏婴毕业后加入军队,总算有点带兵打仗的天赋,这些年来也混了个不大不小的职位,每月给江澄的信里开始塞钱,纸币越来越新。


江澄知道魏婴这些年过得有多难,他也原以为他和魏婴只剩下彼此了。


他回神,偏过头想要看看是谁打开吱嘎吱嘎的小木窗,也打开了他记忆洪水的闸门。不期然而然瞧见一双雪白的腕子,只一眼就带着一丝冷冷的气息。


视线往上延伸,攀上了一件纯白的衬衫,

扣子一丝不苟地扣着,还垂着洗涤干净的蓝丝巾在冰皮的脖颈间。再往上,是锋利的下颌骨,很清冽。


倒算是个美人。


江澄从残损的几何课本间偏了几眼那人,又将视线转回教授身上。断了半截的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又画了一个标准圆。


聂怀桑从他身后踢了几脚他的椅子,很轻的说了句,他叫蓝湛。


哦,原来他是哲学院蓝老师的侄子。


他还是隔壁文学院蓝老师蓝涣的弟弟呢,他哥和我哥关系可好了,聂怀桑补充道。蓝湛还加入了那个什么诗社,上周你还夸过他写的诗好来着。


江澄挑了挑眉,总算是想起来了。


那首诗好像写的是“我看一阵向晚的春风,悄悄拂过丰润的青草。”*


是很美的文字啊,带着点青涩的蓬勃朝气,可不像他的样子呢。江澄自嘲道,我这样的人可写不出这样的诗来了。他伸了个懒腰,又回头看了看那个男孩。


那个男孩坐在窗边,一耳听课一耳听雨,仿佛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,他歪了歪头。


数学老师又在讲题,令江澄无法形容的凄凄惨惨戚戚的雨声还是滴答滴答,有穿崭新白衬衫的男孩子抬起头来,正巧看到另一个穿着洗的有些发旧的灰色衬衫的男孩也在看他。


四目相对,有人听到缅桂花抽条的声音。


就算是雨,也是明亮的,丰润的,使人动情的昆明的雨季。






距离那个大雨滂沱的日子又过去好久,江澄

也快忘了一眼的心悸。


聂怀桑喊他去打篮球,他跟着去了,穿得单薄,映出点少年人明晰的线条。


有穿着红格子外套的女孩子悄悄在后面看着江澄,他没在意,瞄了一眼,越过人影幢幢,看到了一点蓝丝领的影子。


他没有在意,转头接过聂怀桑手里的球。又往前几步上篮,篮球噗通一声进框,汗顺着修长脖颈滴在球场上。


忽然警报呼哧呼哧响了起来,尖尖的很刺耳,江澄突然想到昨夜通知里说过今朝有空袭,抱着篮球和跟着聂怀桑就走。路边有男孩子提着小零食等小姑娘,成双成对的跑在去防空洞的路上。


他俩有个经常跑的根据地,从联大后门往外跑,有一片碧绿的马尾松,树下一层厚厚的干了的松毛,很软和,空气好,马尾松挥发出很重的松脂气味,晒着从松枝间漏下的阳光,或仰面看松树上面的蓝得要滴下来的天空,飞机轰鸣声也悦耳不少。聂怀桑还在树下放了几本纳兰词类诗集,偶尔两人看看也还得意趣。


江澄一眼没看见聂怀桑,不知出了什么事,猛地回头找他。才瞧见这人方才原是去路边郊外的小贩处买了几个麦芽糖。俩人就着糖读起诗,满嘴奶香,人生不可谓不快哉。


聂怀桑抬头环顾四周,给江澄指了指,“你看那对联写的好吧?”


他抬眼望过去,看到对面防空洞,不由笑出了声:人生几何,恋爱三角。


那是用碎石子或碎瓷片嵌出图案,缀成对联,在阳光下闪啊闪,蓝丝领随风飘啊飘。


“怎么是蓝湛啊,他不是很正经的吗?”江澄一边拍着聂怀桑一边嚼着麦芽糖一边笑,声音含含糊糊的,被风吹的还带着点柔和。


“那可不,他哥给他做的,嫌他每次跑警报都只看陈老师的新书,太沉闷了。”


江澄又和聂怀桑嘻嘻哈哈笑了一通,把头低下了,刚巧翻了个页,容若写到“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江澄赞了声写得好,喊聂怀桑一同赏一赏,两人啧啧称赞之时,余光不知为何瞥了眼蓝湛。


他坐在地上,弯起的膝盖上了个笔记本,靠着防空洞的墙,手里正拿着钢笔在写些什么,大概是诗吧,或许是日记。


飞机又呼啦呼啦飞过他的头顶上空,江澄没有太在意,只是低了低头,右手无意识摩挲着书本的纸张。有炮弹在他头顶掠过——


突然一双手按住他的手,冰冰凉的身体覆上他的白衬衣,灼热呼吸喷在耳畔。


他说——


“小心。”






“喂,你也来寄信啊。”


江澄拿手肘撞了撞身边的人,两人又并肩走在昆明清凉的晨光里。


“上回的事,谢谢你啦。”江澄蹦跶两下,甩了甩头,在晨曦中深呼吸了一口。


脚步声合二为一,路边小贩的叫卖声逐渐清晰,蓝湛道:“嗯,没关系,给父母寄信。”


“我家在湖北,家里有个哥哥和姐姐。”江澄踢两脚石子,抬头看蓝湛,“早失守了,我也好多年没见他们了。”


蓝湛的眉头平下又皱起,出言道:“毋须担心,抗战一定会胜利的。”


江澄又举目看天,说道:“但愿吧。”


天空深远,有轰炸机飞过,卖报纸的小童凑过身来,递给他们最新的报纸:“美利坚在华招募飞行员。”


江澄买了两份,付了钱,把报纸递给蓝湛。墨还温着,他轻身说:“若能报国就好了。”


蓝湛攥紧了报纸。


卖杨梅的女孩子的声音又响起来:“卖杨梅——”他们买了半框,边走边吃。他不知道,那样的画面竟成为了蓝湛后半生无数次梦回的场景。


从邮局回联大的路上下起了雨。荷花池里清水都要溢出来了,荷花却半露不露展着眉。边上有小街,小街有酒店。江澄喊蓝湛进去吃个酒。


江澄点了半斤肉,一壶清酒。他们一边吃着,一边聊着,从家里情况到学业顺利。江澄笑着问蓝湛:“以后想做什么工作啊,蓝湛。”


蓝湛看了看门外,雨下得更大了,酒店养的几只鸡正在门口看雨。他说:“我希望能和兄长一样继续留在联大教书。”


那天酒店的木香花真是香啊,太香了,太香了,太香了。他的眉目染过清酒的朦胧,他说:“蓝先生?”他复又眨眨眼,看向蓝湛,“我只愿报国。”


一棵好大好大的木香啊,爬在竹子做的架子上,把院子遮得严严的。密匝匝的细碎的绿叶,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和饱涨的花骨朵,都被雨水淋得湿透了。


他们坐着直到下午雨停,江澄请蓝湛去看电影。电影是联大的学生自己翻译的,傍晚在城郊放。那晚两人出发的极早,很快就到了电影院,电影播的是《魂断蓝桥》,男女主人公在蓝桥上交换电波的那一瞬,他们也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。


他们从那时起经常一起打球,一起去看电影,一起跑警报,一起上街寄信。蓝涣惊诧于弟弟突然变得开朗,江澄还被聂怀桑说是冷落了他。


无数个昆明的缠绵的夜,他们摩挲着彼此的眉眼,好像可以到永远。


江澄再给魏婴和姐姐的两封家信里都写到:我有了喜欢的人,他以后要留在学校做先生的。所以我也叫他——先生。


阿姐来信说:阿澄要好好照顾他哦,一定会幸福的。


魏婴来信说:我都还没女友啦!江澄你居然略胜一筹!


先生,先生,先生。他无数次这样唤他,带着寻觅到半生伴侣的娇羞欣喜。


那些时刻,蓝湛也幻想过要永远。





他走的前一夜在被子里反复亲吻他的眼睫毛。他走的前一夜在星空下叫了无数遍先生。他走的前一夜还是不停地爱蓝湛。


床头留着的信里写着:吾爱蓝湛亲启,我去参加驼峰航线的任务,速回,今年要一起过生日。见字如面,吻你万千。


他一下子红了眼眶,他去找哥哥,哥哥告诉他要放心,江澄不会有事。


“好男儿能遂平生志岂不快意。”


他想,好,我等你回来。


江澄和他还通过几回信,落款总缠缠绵绵的,每回都讲:吻你万千,还吻你万千。


他说:我马上回来了,我们要一起度过这个昆明的雨季。还有好多个,这辈子还有好多个。


他回信说:好,我等你回来。









他回来的时候正巧雨季结束的傍晚,一整个昆明都是明媚的夏风。栀子花也开,白兰花也开,牵牛花也开。街边坐满了乘凉的人们,冰西瓜让人心情舒爽。


他乘着夏天的风归来,扑进他的怀抱。





阶梯教室里是乌泱泱的人,到了自由提问环节。蓝湛示意随便问,有女孩子举手好高。


他叫那女孩起来,女生支支吾吾说着:蓝教授您好!我是陪男朋友来听您的数学讲座的,虽然我听不懂。


下面一阵笑声。


但是我们都很喜欢您的诗!女孩子又激动起来。问道:“您最喜欢自己的哪句诗呢?我记得您的散文中说过您与您的爱人一起走过半生倥偬,他常叫你专属于彼此的称呼。我们都很好奇这一段故事。”


蓝湛说:“我最爱‘叫天风挽你自在的漫游’。他因为这首诗才认识我。那时年少一语成谶,他最后选择加入空军作战部队,天风常常挽他漫游。”


他又扶了扶金属眼镜框,泪光浮动间好像看到昆明的雨季又温润美好。


蓝湛说:“我好爱他。我爱他胜过爱昆明多情的雨季。我最喜欢他叫我先生。”


他抬目与台下江澄四目相对。眼神流转间,昆明又是一个雨季,湿漉漉的缅桂花的香气飘进窗来。








END.

*西南联大 穆旦 我看



——————

斩尽三毒,方得澄心,祝我们的江宗主生日快乐

【澄羡双日生贺/4:00】

是本次活动太太们的文qvq

P1  @§孤舟济北|江上火    P2 @Aurora     P3 @提笔抒阑珊°   P4 @刻骨铭心的过去,铁打的双杰    P5@猫头喝茅台 wwww我@不了好难受


大噶都4神仙 我鸽子爱大噶❤️

记错时间搞不出文 只好摸字 bushi

【澄羡双日生贺/4:00】Salvatore

*被屏蔽了 补
双性转❗❗❗HE  2.5k+
当红小花羡x杂志摄影师澄 设定没啥用
青梅青梅 从校服到婚纱
推荐阅读BGM:Salvatore
第一人称小江 就是想开车
很乱 插叙多 结尾有彩蛋










魏婴又隔着纱制黑色布料反复亲吻江澄的眼睛,伸出柔软的舌舔舐干净眼角的咸涩,睫毛上沾了水,上下合着睁不开眼。她的两排贝齿轻轻从脊背一步步往上进攻,停在耳后三寸,呼出的气带着一丝热又有点凉,吐息间好像喷薄而出的月光。

她细细咬住她的耳上小小的痣慢慢研磨,红唇间翻滚出的水声很细碎而模糊。好像是很痒的,江澄小小打了个微战,恍惚间看到魏婴选的的水晶吊灯被风吹得摇曳,只落下零零碎碎的灯光在她身上,她用双手无意识攥紧了雪白被单。

想到方才洗澡后在浴室镜前喷了香水,怕魏婴闻得头晕鼻痒。江澄拿手去寻找她的手,只摸到一手她的丝质的睡衣,从指缝间滑落得很快,和泡澡时浴缸里牛奶间漂浮的粉红色破败玫瑰花瓣一样。

雪白蕾丝勾着江澄的脚踝,她难耐地去蹭她的脚踝,两人的脚踝在空气中细细摩擦,晕染开来。

魏婴的手躲开了她的手,去摩挲她平坦的小腹,轻轻挠着痒,点燃一串连绵的吟唱。她的声音还是很温柔,有一点染着情欲的沙哑,在耳边:“是蓝曦臣送你的那支Dior,怎么不用我上次生日送你的宝格丽?”,江澄也忍不住笑起来,只道,那味道太媚啦。声音轻轻的,像是银质餐勺轻轻敲打碟子,叮当叮当。

是啊,太媚了,不是那一年西湖边上一起看的夕阳下保俶塔倒影遥遥,是拉着手跑上雷峰塔顶楼看壁画潦草。

魏婴突然无间隙的想,中学时代的青葱时光,那时的她们,究竟是怎么样。









放了学,她们手牵着手绕过十字路口寥寥,看到苏堤上春天有柳条缠绕,清风袅袅,魏婴左手勾着江澄的右手,一抬眼只说春光正好。春光的确是好,远眺昔日残雪断桥,零散游人携手走过。她看了几眼身旁,心中只道:

我想和江澄,和她,和我身边这个人共老。

想来那时太年轻,不知道命运女神怎么想,竟有幸半生陪在身旁。

毕业时的雪白衬衣,签满名字,魏婴偷偷给江澄留了左胸的位置,请江澄签上大大的名字。六月的阳光太灿烂,江澄穿着正装校服的红格子百褶裙,弯下腰在她心上,用浅紫色的记号笔,画了个小小的实心的爱心。一抬头,魏婴第一次知道,什么叫一眼万年。

那晚学校组织看电影,魏婴趴在江澄肩头,哼了这首歌:salvatore.

四方声音太嘈杂,魏婴以为江澄没有听见。







只是一个晃神,突然江澄拽住她的手,很用力,一直攥在手里不放松,但却带着一股异样的温柔。她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是暗沉的紫色,带着一点恍恍惚惚的亮光,照进魏婴的眼睛。分明是十指都用力紧扣着,指腹却柔柔地画着圈圈。

江澄的线条明晰的脚又覆上她的脚,另一只手在脑后动作一番解去黑色绸缎,眼睛沾着泪光,还红红的就看向魏婴,身上的动作却是翻身到她身上。

她们都很用力呼吸,彼此的气息交缠着,在空气中配置最温柔的那味香。

江澄理了理魏婴的头发,让它们胡乱披在她的背后,半撑着身子起来伸手打开床头的抽屉。一条薄薄的红丝带,一旁金边雪白碟子盛着鲜红樱桃,是魏婴下通告前江澄就洗好的,水珠未干,在樱桃上碟子里滚着跳着滑着。

她把碟子摆在床头柜上,单手给魏婴双眼绑上红丝带。魏婴咧了咧嘴角,摸索她的眉眼就要去所吻。两人吻技都极好,魏婴的舌头探进江澄的牙关,从里面慢慢向外滑动,直到牙关发酸。江澄也不甘示弱,于魏婴唇上窃取那支Mac103*的暗红。待分开时扯出一缕晶亮。

江澄示意魏婴在床上趴好,把拉链一拉,丝绸哗啦一下子滑下去,露出魏婴光洁白皙的背。空调的温度开得有些低,她缩了缩脖子,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。江澄此时开始了新的动作,把樱桃一颗一颗摆上了魏婴的后背。暗红色衬着如陶瓷的白,勾勒出向下弯曲的柔美线条。

魏婴拿手悄悄拍拍江澄的头,调笑道:“早就想着算计我啦!”江澄却没有说话,只是指尖又去寻魏婴的指尖。

“杂志社本月写真想请你来。”江澄的声音闷闷地响起,魏婴只好去去摸索她的眉心,落下一个吻“好啦,我来就是了。”

江澄于是便俯身咬破第一个樱桃,汁水肆意,激得魏婴的背脊缩了缩,又向下弯曲了更不可思议的弧度。她一颗一颗向尾椎进发,十足快地攻城略地。汁水流得肆意,魏婴的整个背都是肆意的红,流动着,翻滚着,江澄咀嚼着甘甜果肉,送进魏婴口中。一瞬间又是恍惚迷离,甜到心里。点点轻吻落在腰窝,留下了她的痕迹。








从西湖走回家会路过湖滨银泰,一楼店铺很多。从Muji走到Gucci,她俩透过橱窗,逐渐看到成人世界的光怪陆离。

魏婴最爱Mac的口红,攒着零花钱买了好几支,到底是孩子,买的还是很少。江澄对这些女生的饰品无感,每天拿着自己的小Kindle陪魏婴逛街,魏婴撇过几眼,是杜拉斯的情人。

魏婴喜欢各式各样的裙子鞋子,总是在半夜去父母那边偷来手机,蹲点抢限量鞋子或者喜欢的jk制服。江澄懒得管这些事,只穿逛街时路边随意买的宽大衬衫,黑色工装短裙。脚上还总是魏婴一起抢的不同颜色的同款板鞋,半膝袜刚好遮住皙白小腿。

魏婴也曾驻足戒指店前,看铂金碎钻闪啊闪,手拉着手的情侣夫妻结账婚戒时眼神欣喜跳跃。她回头去看江澄,叹道:好幸福啊,能这样。

江澄点了点头,魏婴把视线重新移回橱窗里,没看到江澄目光霎时移到她身上。她鼻尖带着奔跑过后的汗珠,晶亮亮。










她的吻是月圆时候海边升起降下的浪潮,是扬起又落下的船帆,是儿时看钱塘江一线潮倾泻而过。是细细密密,是琐琐碎碎落在身上。

她们的身体,甚至连发丝都交织着,缠啊缠绕啊绕。想起那年白蛇许仙初见断桥边,青白玉簪子书生去捡,月老垂下红线,是不是也绕得这样紧。紧到这辈子也不松开。

欲望是一泄而出的山洪,刹那间把她们掩埋。她们坐在茫茫孤舟里沉浮几次。眼里是宇宙崩塌的白光,奇点重新组建,星辰跨越千年来和彼此的眼睛碰面。手把被子攥紧又松开,天鹅般雪白的脖颈昂起又垂下,流畅的背脊是人鱼出水的流连,酒红色混上江澄嘴上的MAC106*的亮闪闪颜色,更像是小人鱼在月光下悄悄浮出水面的几许鳞片。

她听她唤她:“江澄,好阿澄,晚吟。”

她听她唤到:“魏婴,魏婴,my salvatore。”










毕业旅行她们一起去了意大利北部,森林深处泡温泉的时候魏婴去搭话身边的意大利小哥,问道Salvatore是什么意思。

小哥讳莫如深,料不住魏婴这样的美人软磨硬泡,说是 salvatore在意大利北部是savior的意思。

魏婴若有所思,江澄又拿红酒向她身上泼。








几个音节轻轻地,慢慢地,稳稳地从她舌尖出发,点亮魏婴春夏秋冬整个四季。salvatore,salvatore,salvatore。我的savior,我的救世主。

江澄给她解了眼上布纱,拿纯白被单遮住身上吻痕处处,示意魏婴先去洗澡。

待魏婴泡在浴缸里吹泡泡逗小黄鸭时,忽然听见外面传来江澄轻轻的哼唱,很悠扬。salvatore,在她心上晃荡。

她裹了毛巾从浴室往外走,江澄走进热气缭绕的浴室。擦肩时她好像突然闻到那支她送的宝格丽的味道,甜的很。

江澄光着双脚走在魏婴选的毛绒地毯上,白皙的脚踝衬得酒红色地毯更鲜艳了些,她在空中挥了挥手,说到:“生日礼物给你放床头了,自己看。”

魏婴走到床边,看到一本书躺在床头柜上。楷体字端端正正写着:情人。翻开来扉页江澄草书写着:给魏婴。

她继续往后翻,想再看看这本因着江澄喜欢,她而午夜读过无数遍的书。





而碎钻一闪一闪的光忽的闯入她眼帘。

浴室又传来江澄哼唱熟悉调子,她在喊。:

魏婴,生日快乐。






END.

看图写话 图放评论

双性转爱好者发誓不写BE

颖希Ouo:

【澄羡生贺双日24h】终宣

春秋数载往,一屋两人,三四盏烛火,隔五日差。
晨昏梦醒时,六七耳语,八九处浓情,得十指扣,
灯火夜,坞中新景,陈情曲词百千转。
悬弧日,心上故人,浊酒清饮共此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【活动tag】澄羡双日生贺

【活动时间】10.31&11.05

【人员名单】

♢整点组

0:00  岂曰无衣【文】 @提笔抒阑珊°
1:00  公子乂爻【文】 @酷盖乂爻
2:00  寻寻/孤舟济北【文】 @刻骨铭心的过去,铁打的双杰  @§孤舟济北|江上火
3:00  醉乡浪客【文】 @醉乡浪客
4:00  欲晚【文】 @欲晚
5:00  猫头喝茅台【文】 @猫头喝茅台
6:00  秋宝【画】 @秋宝
7:00  油焖温沐辰【文】 @油焖温沐辰
8:00  Aurora【文】 @Aurora
9:00  明三道【画】 @明三道
10:00 式微以北【文】 @式微以北
11:00 橙汁冰阔落【文】 @橙汁冰阔落
12:00 橘子【画】 @橘子MIKANG
13:00 长安九月【文】 @长安九月
14:00 旒影【文】 @旒影
15:00 颖希【画】 @颖希Ouo
16:00 柳伥【画】 @柳长长长长长长长
17:00 别是清欢【文】 @别事清欢
18:00 眷蕴含【文】 @眷蕴含
19:00 林袖藏【文】 @林袖藏
20:00 希空折【文】 @希空折
21:00 紫贝壳【文】 @紫贝壳
22:00 浮光曦景【文】 @浮光曦景
23:00 海眼【画】 @海眼

♢彩蛋组

年年有瑜【画】 @年年有瑜
菜菜子的钟【画】 @菜菜子的钟
哈尼【文】 @哈尼lucifer
nikiko【画】 @死線王nokiko
梦回云梦【画】 @-梦回云梦-
煮茗【文】 @小煮茗
白鹤与森【画】 @开学长咕の白鹤与森
希空折【文】 @希空折
煌煌烨烨【文】 @煌煌烨烨
辗转数寒更【视频】 @輾轉數寒更

♢staff

题记 别事清欢 @别事清欢
海报 颖希 @颖希Ouo

【羡澄】春风曲

一个补档 老文突然没了

架空古代paro 羡澄  船play,2k+
青山客番外 可单独食用 文走评论

推荐阅读BGM:晓月老板《春风曲》

       我打马自富春郡走过,龙门的水中倒映着影影幢幢的戏台,他的眉眼温柔过八月的天 

双杰国庆逃猜结果发表

害 等着看我可乐味的文8


双杰活动主页:

答案公布


 愉缸  @独剩一个键盘无处放声哭 


 不可为 @大眼鹅 


 知来者之可追  @废话bot 


 最终胜利 @此生俯首拜荆公 


 鱼水之欢 @眷蕴含 


 桂花酒甜不甜 @落墨无离


 小赤狐 @千杯喻醉 


 活着  @沐雪 


 沉溺  @鹤渊 


 晚梦  @疏林噪晚鸦 


 孤魂  @听岚不语 


 招魂  @希空折 


水星记   @欲晚 


黑与白  @咯啦咯啦咯啦咯 




恭喜 @疏林噪晚鸦  @whence 两位并列狙中最多太太获得无料


 @眷蕴含 被狙最多,点梗三个


 @大眼鹅 被狙第二多,点梗两个


 @欲晚  @废话bot 被狙并列第三多,点梗一个

【双杰国庆逃猜】水星记

这篇碳酸味的是我的!!!(超大声)
想说的话还有好多,随便讲1、吧
这篇文我写的超级爽!!!原本就是想搞双性转,想着活动虐1点吧!整个形象在我脑海里慢慢塑形。1开始只是1个多年后追忆的背影,慢慢有了学校天台如水的月亮,有了水星1闪1闪亮晶晶,有了洱海雪月风花的女孩。像这篇评论无衣说的那样,这篇里小魏最后
选择了妥协,可4谁又真的知道呢“从背后抱你的时候,想象的却是她的面容”。爱情又好又悲,有人深爱有人浅淡,我羡慕我同情。我希望小魏忘了小江又希望别忘。但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吧,像小王子里面说的,我看着漫天繁星就像你对着我笑。这感觉其实4很美的
dei 那两句小蓝和小魏的诗是我和我男同学语文课写的
害 我要被点梗

双杰活动主页:

双性转慎入!!!
小江小魏小聂都是小姐姐 其余照旧
摄影师羡x宇航员澄
书信体 我流BE倾向的OE 2.5k+
小魏视角  有微量忘羡出没
挺雷的 温家没干啥事
推荐阅读BGM:孙燕姿《Kepler》,郭顶《水星记》
如果都能接受请继续阅读
以下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吾爱晚吟:

见字如面。

我板着手指头数了数,距离上次相见,居然过去了十三个年头。

前段时间过年了,鞭炮声噼里啪啦的,江叔叔和虞夫人叫我们一家一起到云梦去过年,还有金子轩他们一大家子人去了江氏的老宅子,热热闹闹的。

小金凌快成年啦,长得可帅了,今年在我们曾经读过的云梦二中毕业了,去了北方沙尘暴肆意的地方读大学。也交了几个好朋友,年前和那几个小朋友来找我拍毕业照,就在二中的校园里。

小思追你记得的吧,当年我们一块去找温宁玩的时候还见过他,他就是金凌最好的朋友之一,他那时候还叫温苑呢。还记得小时候他缠着你的衣角叫你小江阿姨,柔柔的,现在也长高了,和金凌景仪站在一起,笑起来明朗极了。小思追的父母在你走之后在一场车祸中离开了。蓝湛领养了他,想给他改了个名字,让我取,我想了想,就叫思追吧。

每当看到他,我总想起他抱着你的大腿,我们在温宁家把他当萝卜种进地里的日子。

景仪是蓝涣的小孩子,他们三个走在一起的确是芝兰玉树,我看着赏心悦目。

他们站在综合楼五楼的阳台上,冲我大喊:“魏阿姨!”

害,我才没有哭,沙子里进眼睛罢了。

我突然就想起来我们的中学时代,聂怀桑和我们两个一起在天台上打打闹闹,蓝涣在对面的天桥上朝我们笑,蓝湛还是冷冷的,眼睛里却温柔得很。

不愧是校草,这么多年过去了,年初我见了蓝涣,他结婚了好多年了,当年送你的请柬我还给你放在床头柜,就想着你哪天回来要骂我不给你呢。他的妻子眉目凌冽的,有点像当年的你。他笑起来还是很好看,春风拂面,风光霁月的。还记得那时候蓝涣追你,我还把他在教室门口胖揍过一顿呢。

那时候我是个文艺少女,有会学校布置写诗的任务,我写了个以月光为题的。那回蓝湛也是。我至今还记得我的那首那有句诗叫做:我看双手紧握不放,淌过岁月的河流荒凉。蓝湛那首有句:月光在她的眼里跌跌撞撞,一不小心就迷失了方向。

你一直都不知道,我那句诗是写给你的。

我也一直不知道,蓝湛那首诗是写给我的。

直到前几天我陪他回老宅子理东西,翻到蓝湛初中时候的日记:

今天天气明朗,魏婴朝我笑了,我给她写了首诗,不敢告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2019.9.21

我把日记本握在手里,眼泪一滴一滴掉在日记本星空的封皮上。

没有人知道,我也有过这样一本日记本,上面写的是:

今夜夏风凉爽,江澄朝我笑了,我给她写了首诗,不敢告诉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2019.9.21

忘了告诉你,我和蓝湛订婚了。

也老大不小的年纪了,去年七夕他向我第好多次求婚了,想想我和他认识也这么多年来,他追了我这么久,随口就答应了。

父亲母亲都说好,他们也一把年纪了,想着再有个小孩也是极好的。江叔叔和虞阿姨还送了礼物,是小宝宝的衣服。

订婚的那天晚上,我们开车去了海边,天空的星星很亮,近些年光污染早就缓解了不少,我一抬头,就看到了好多星星,也看到了水星。

好亮啊,你是不是还在上面,江晚吟。

我调了下相机的镜头,拍下了海岸线尽头的星星。东方的天空,那颗灰暗的小星星就是水星*。算了一算,这刚好是第100张照片。

联系了很早之前约好的杂志社,快马加鞭把摄影集出版了。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俩趴在小学的课桌上看课外书,翻开来第一页写的是赠xxx。你说好羡慕啊,你也想要,我说好,我以后出书一定写赠江晚吟。

你看,扉页就是赠江晚吟四个字。

我想了很久,把名字就取作水星记吧。

你最喜欢水星了,是年少时候忽然听到男歌手轻轻浅浅的哼唱,决定了你一身的道路。

我也恨过,倘若当初在你生日我没在学校广播站点这首歌送给你,会怎么样。

可我现在想起来,脑海里全是你的笑。那时候学校晚会,我抱着大吉他在舞台中央,用红色皮筋,扎着高马尾,你在台下几米处抬头看我,眼里落满了星星。是我太贪心,没能留住你眼底的光。

那年你拿到那所和我只隔一条中关村的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的欣喜,历历在目。你抱着我说:魏婴,我可以去太空里看水星了。

我们在那年暑假,还干了什么?我想起来了,我们去了云南。大理是真的很美,我们穿着碎花裙,夜晚在洱海边骑自行车喝啤酒。

是我给你画的眼妆,紫色的闪闪的,像一轮将落未落的月亮,我按下快门,拍下了我此生见过最美的风景:有姑娘眼角上翘,背后是风花雪月,西方天空有星子闪闪,衬着她的眉目,苍山也失色。

我后来见着一句话:“我年少时偶然识得世间绝色。”再合适不过了。

你离开的时候,姐姐向我要你的照片,我给了姐姐几千张几万张你的照片,从青葱校园到长大成人,唯独留下了那一张。

我和蓝湛拿这几年的积蓄在大理买了房子,打算在洱海边开个民宿。偶尔去拍拍洱海,也算蓝湛想给我这种无业游民摄影师一个稳定收入。

对了,你知道吗,聂怀桑的小女儿前几天办了满月酒,叫我一同去喝了。小孩子软软的,白白的,窝在我的怀里奶声奶气喊妈妈。

你如果在场,一定会偷偷弯嘴角的。

她的先生是个温柔又孩子气的人,把小孩子抱起来在空中荡了几圈,喊着:坐过山车咯!聂怀桑就在旁边捂嘴笑。岁月静好啊,当年和我们一起喊着炸学校的小姑娘终于找到了此生依靠。蓝湛又悄悄握紧了我的手。

我也去北极圈拍过极光,真的太美了太美了,好像另一个世界的美。我想着,你就在我头顶上。深邃的极夜好像能把我吸进去,这样也好,我想。可蓝湛拉住我,他说,江澄走了好多年了。

你出事的消息传来的很晚,那天我在大漠拍星星,水星很亮很亮。我想着,你在太空看星星呢。

直到阿姐哽咽的声音传来:阿澄没了。

我在那个中东的城市待了很久,没敢来看你。

害,你又不在,你不会走的,你永远在天上。

宇宙飞船不会出事的,它只是失联而已罢了。

那边茫茫大漠,星星真的很亮很亮。

我最后一次见你是在一个夜里,我生日那天晚上,你说书上说要送人一生必去的50个地方,等到有空了我们一定要用脚步去丈量。你说在太空可以看到满天星辰闪亮,就当作已经去过所有地方了吧。但我还是照着上面写的,把每个地方去了至少两遍。

风景太美,你太远了。

我最喜欢的地方是神奈川,风特别温柔,特别像你,也很像多年以前许多个温柔的良夜。

杭州是我们一起去过的城市,我们牵着手在灵隐寺前的小桥上的合影,至今还是我钱包夹层的照片。照片有点旧了,那时帮我们一起拍的路人还笑着说,姐妹关系真好。你耳朵有点红,悄悄说了声谢谢。

我又去了好多次西湖,想起来张岱在西湖梦寻里写到:阔别西湖十八载,然西湖无时不入我梦中*。我想了很久,发现十三年,你的音容笑貌犹如在昨天。

你以前喜欢简貞,我喜欢海子。我想要和和爱人坦坦荡荡走在阳光下。*

但那段时间我总想起你最喜欢的那段抄在日记本扉页的话:她怎能了解,我山高水长地想遗忘她的容貌,又在异乡庄园寻找似她身影的人。 *

你怎能了解。

那时候的夏天,我们趴在床上看意大利电影,*年轻的男人与他的青春悄悄告别。我看着夏天流逝,和你一起在被子里放声哭。流动的岁月,和老去的夏天。

一晃十三年。

前几天蓝湛夜里醒来轻轻亲了亲我,把手放在我手上。他以为我没看见,其实我醒着。

我忽然想起十七岁在二中综合楼的天台上,你让我闭着眼,在晚风里亲了亲我,额头还带着细密的汗珠,以为我没看见。

怎么会没看见。

那时啊。

“我们好像在池塘的水底,
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。”*

我眨了眨眼,看见天边的水星好亮。

yours,
魏无羡
2036.10.1





End.

*因为水星距离太阳太近,只可能在黄昏后的西方或者黎明前的东方观测到.

*明 张岱 西湖梦寻

*你来人间一趟 你要看看太阳
和你的心上人 一起走在街上
了解她 也要了解太阳
海子 夏天的太阳

*一口闲钟  简媜

*call you by my name

*绿毛水怪 王小波


@霖玖 你是可爱的女孩子,我是可爱。

官宣 09锁了 不逆不拆 ❗❗❗


双杰国庆逃猜活动宣传

自信没人猜得到我


双杰活动主页:

活动规则:


10/1  6:00——19:00 每隔一个小时由主页发送一篇文,读者可根据文猜测作者是谁,会对猜测结果进行统计。


特别鸣谢 @🍀 老师答应为猜中最多的读者送上一份不会鸽的无料。


同时对于被猜中次数多的太太也会有相应的惩罚:


被猜中最多者,点梗三个;


被猜中第二多者,点梗两个;


被猜中第三多者,点梗一个。


答案和活动结果将于10/5 0:00 进行发表,到时各位太太可将文抱回。




以下为参加活动的太太名单


 @独剩一个键盘无处放声哭 


 @大眼鹅 


 @废话bot 


 @此生俯首拜荆公 


 @咯啦咯啦咯啦咯 


 @眷蕴含 


 @落墨无离


 @千杯喻醉 


 @沐雪 


 @鹤渊 


 @疏林噪晚鸦 


 @听岚不语 


 @希空折 


 @欲晚 

我晚汉三又双叒叕来了

颖希Ouo:

【澄羡生贺双日活动24h一宣招募】

活动时间为10月31日和11月5日

cp为澄羡only

活动分为整点组和彩蛋组

【整点组】分别在双日指定同一时间更新两份生贺
【彩蛋组】在单日或双日任意时间进行更新

主招募文手和画手,如有其他种类生贺作品的劳斯请私信我。

活动🐧群 734162036

活动tag澄羡双日生贺24h

欢迎各位一起为他们献上温暖的生日祝福❤️